就着龙哥我来说说我在飞机上的民事纠纷

2018年8月31日 10:42:34 编辑:风声边界
时间是某年国庆,凑热闹九寨沟走马观花后飞机返宁,我跟母亲一排,小孩老婆在另一排,母亲坐位在过道,然后……

时间是某年国庆,凑热闹九寨沟走马观花后飞机返宁。

我跟母亲一排,小孩老婆在另一排,母亲坐位在过道,前排乘客座椅靠背往后倒到极限,母亲觉得很压抑,劝其微调遭拒,和我见状也好生劝微调,称对方已经妨碍后排乘客出入了,拒绝;于是我唤来空乘,空乘沟通后无果,那厮称靠背既然能调节到这个角度说明他就有权力这么躺。无语........
于是我默默的跟母亲调换了座位,站起身来打开行李仓掏出上机前灌好的茶叶水拧开从其头部灌下,边说“哎呀、不好意思没注意......”
那厮终于跳起来了,我一看站直了跟我差不多,排水量也就是O52D和阿利伯克的差距,于是我摆好防御姿态等着他先动手了…… (我当然清楚飞机上寻滋斗鸥跟街头是有区别的咯,所以打算让他打我)
这货起来就卡我脖子……
我貌似卡住他手腕往下压,然后就喊,“你打人是吧? 大家看啊,打人啊,他先动手打人啊……”
这时候空敬奔过来了……
那厮终于消停了......
一直骂骂咧里到下机.....
空敬拉我到商务仓了解情况,我一口咬定不小心,而且及时道歉了, 空敬告诉我如果打加的严重性,我回答当然清楚,所以我没还手,“那你泼水先” ,我再次声明:“我是无意的,不小心水杯漏了犯法还是违背哪项条例了?” ,回答我不管怎样,下机后 来紧捂室........
下机后,紧捂室做笔碌,各自陈述.......那厮急着干南站大巴车回家,不知道是急的一头汗还是吓地一头汗,反正冒汗。
最后我象征性说了句对不起。
他也对卡我脖子的事情道歉。
最后有些惋惜,那厮是干不倒我的,我想坑他拘溜的……没达成。